-击中了陈沉

你最终还是要回归到自己真正满意的路上来。

例行一丧


最近又得了麦粒肿,2个
剪了短发 超短
每天熬夜写论文带着黑眼圈红血丝
今天蒂芙尼蓝甲油瓶子颈被我拧碎了

总体上是特别不幸福
然而在我过得不好的时候,就有各种八百辈子不说话的人自以为体贴入微的问候。你学校申下来了吗?雅思考了多少了?你论文写完了吗?
去你大爷

你知道我最近忙什么吗
客套个鬼,能不能有事说事,告诉你我的一切你就能学业顺利多考两分发财致富步步高升了吗

哎戾气好重啊qwq好生气啊
看到7.5的大神,考过研不停被邀请介绍经验的同级,毕业论文被导师改过一遍正在截稿的旁友,接到Lse offer开启度假模式的小伙伴…置身在优秀朋友们的海洋里就要窒息了。
还是过得不好吧








过得好恐怕恨不得别人天天来问,然后把“老娘就是过的特别好”绘声绘色,花式带旋儿的招呼到别人脸上,等着他干巴巴的又酸又虚伪的说:哇那你好棒。


仅仅记录一个今日份的丧。

从焦虑向外界透露的时候,就应该料到必然的会收到同样分量的悲观情绪。

多少年以后,大家惯常笑脸嘻闹,讲当讲的言语,顺遂社会规则行事,从不妄想僭越也常常为踏错的步履忧心。
所以你真是不大记得无视规则、挑战师长那些时候的事了。成日猖狂,梗着脖子要娶一个姑娘,掏心掏肺的好完掏心掏肺的疼,绕着操场吸了一圈的烟,夜很深却仍然忍不住流下一点带着燥意的眼泪。

过去这些年,你痞气消了一半,张狂也敛个干净,还喝酒,只是不为解愁,还是有极喜欢的姑娘,只是只字不提爱情。

你知道其实这很懦弱,但也是认真生活罢了。

平生最厌恶的事之一:看别人黏黏糊糊的秀恩爱+秀个没完


如果是隔着万八千里的陌生人倒还好,如果是的确值得分享的温馨片刻也好。分明彼此都了解对面的人是什么尿性,还要把一些很common的黏腻相处细节拿出来摆在公共的场合,等朋友争相评论。
如此越多,越显得肤浅和矫情。


我一直认为,真正的爱不在说着爱或喜欢的某一刻,不在你对我很好很好的某件事,不在如蜜的今天,抑或勾勒畅想的明天。
那是激情或者被感动。


爱是一件很永恒的事情,
爱会变成朝朝暮暮的平淡,一粥一饭宁静的相处里,变成理解变成回护,它会有能够具体描述的甜美,但时时甜蜜是一种没有未来的幼稚的爱。

真正的是根本不足为外人道的。

话是这么说!可是看到有些秀吃、秀出门甚至秀植物的,真的不能忍啊!

“那就多看几眼,饱饱眼福。”
“将来看的机会多的是,人生这几年却不常有。”
😭

最近每天都晚睡早起,每天练习很长时间的英语,前几天喉咙哑了,然后引起了智齿发炎中耳炎,两天吃流食几乎不能说话。
这几天大概压力大又得了麦粒肿。
小时候很悲催的生这个病,痊愈以后给了我一双好看的双眼皮,算因祸得福,十几年,现在又还回我单眼皮。
有点沮丧,这难道也可以用“早晚要还”解释吗?

之前不停在朋友圈看到大家吃喝玩乐甚至不学无术的照片和文字。不是没羡慕过能有那么几分钟几小时,什么也不管,不问前途,不问将来,不问利,不问弊,只挥霍,挥霍年轻肆意的生命力和血气。
对着所有用不赞同眼色看过来的长辈叫嚣:我什么也没有,我只年轻!

但随着我一日一日疲惫的走过来,现在看到那样的说说和日志,反而很无感的一挥手指划过去,有个圈子的好朋友时常在群里约吃约玩,这个假期都没参与过。

同时也再没羡慕或者埋怨
我把目光放向了那些更辛苦,更努力,更精彩的人身上。
他们熬夜写论文,看看不完的书准备考试,为了pass刷六七遍题。

睡得比我更晚,起得比我更早。



你知道吗,我现在选择的生活虽然很苦,但是我觉得值得。
每天不到九点就累的昏昏欲睡,但只要没有一趴下就睡死过去,就还得继续看文章。
中午午休之前看看美剧的时间都觉得弥足珍惜,莫大愉悦。

从来没为自己的人生拼搏过的人,不配得到想要的人生,不值得生活对他珍重相待。




愿每一个奋力超越自己的人都能心满意足🙏
艰苦岁月,总难长久
坚毅的人总会出头



大概潜意识不开心,很久没打开L
今天觉得自己的人生再也不会好了
拉着窗帘,躺在黑黢黢的阴影里
突然丧失了所有勇气

划了所有的社交软件想说点别的又怕被人过问,好像连打出一个装模作样的答复的力气都没有。



打开L看到好多条新消息,有种穿越的感觉🙈

如果我知道,我被别人善意地注视和关怀,我会努力活的好一点,哪怕很难,哪怕也很蠢

PS
图是…忘了😓

一段摘抄

是不是一个人越成熟就越难爱上一个人?
不是越成熟越难爱上一个人,
是越成熟,越能分辨那是不是爱。

今日 21/Sep./2014

从自动取款机取了钱,向外走。
东北方向一个中年妇女用那种声调很高音调很低的声音向着远处破口大骂“你妈了个😜”“你她😜😜的狗😜的”前面有个吉他店的乐队唱着“你是我的的眼,带我领略四季的变换……”
骑着变速车穿无袖大摆T恤短裤的少女让我想起来前几天也有这么一个骑着一样车子但是一本正经的少年。这些矛盾的意象,此刻涌入我的脑海。


那么一瞬间
我在想十年以后,我会不会也这么走在路上,握紧我的肩膀,静静听着世俗的声息。